這是我最喜歡的一種座鞍,
英式騎乘(English Riding)的座鞍,
對我來說這鞍的優美曲線和馬的曲線一樣令人血脈噴張.


1998那年被馬狠狠摔出去,
脖子縫了十幾針,左手腕骨裂後,我再也沒上過馬背.
現在用這個英國百年單車座鞍,來小小滿足一下那種血脈噴張的渴望.


剛組好公路車時,
因為不知道能不能適應趴騎姿勢,
保守的選擇慣用的allay座墊.
只是要擁有一個隨著歲月會越來越有味道的皮製座鞍的想法未曾褪卻.
在習慣公路車的趴騎姿勢後,
敗入這個皮製座鞍只是型號選擇的考量.




英國Brooks座鞍,五大產品線的Special系列.Swift型號.
Special系統的特色是卯釘全用大直徑的銅釘.


它的側面厚度是我決定選用Swift的最主要考量,
以我對外觀的龜毛,
我真的在網上瀏覽了上千張配有brooks座鞍實車相片.
只為了比較那一款配鋼管車最好看.

 
據說這座鞍剛開始坐時會堅硬如石,
但騎乘200K後,皮面會塑出自己的臀形
變成自己專屬座鞍.


我也作好心理準備,讓自己痛個200K.
不過到目前為止試騎兩次;
2011-02-28 台北河濱52K不落地
2011-0305  三芝櫻花道70K
結果屁屁不痛蛋蛋不麻,
這座鞍比我想像的好坐多了,
很期待它會塑形成我的專屬.

20110305三芝櫻花道

     

這是回程繞經淡海小徑旁的池塘.
大四選修攝影學我的期末作業就是拍這個池塘.
小徑另一則原本是非常大面積的相思林,
現在已經因人類的貪婪被剷平成淡海新市填.
只剩這個小小池塘依舊保有原始的面貌,




=====================================================
紀綠一下1998年的摔馬事件

那時侯我們住在美國San Diego的Chula Vista,
每天往返美墨邊界到墨西哥Tijuana當外勞.
聽說住家附近有一區有很多馬場Barn,
我在其中一家找到教練開始一週一次,
一次四十分鐘的騎乘課程.
一般來說騎乘分成英式騎乘English Riding,
和美式騎乘Western Riding(就是西部牛仔那種).
英式騎乘又分障礙馬術和馬場馬術.
我選擇英式騎乘,
從最基本的小步,
然後小走,小跑,快跑的順序練習..
配合每週的進度我已經可以抓到那種和馬一起上下律動的所謂打浪的節奏.
我們騎乘時是繞著長方形的馬場順時鐘或逆時鐘在練習,
通常到轉角時,要往右轉只要右手繮繩稍稍拉一下,
馬就知道要右轉.
就在第六週時,我不知道發什麼神經,
突發奇想,如果到轉角時我不拉繮繩馬會怎麼做?
就是這個要命的想法,
到轉角時我沒給她指令,
結果,她呚道這個騎士是個白痴,
她從小跑步突然加速快跑,
然後轉彎時以近似機車"壓車"那種姿態過彎.
事後回想,那時我只要一個小小的兩手同時拉繮的動作,
她就會停下來,只是那一瞬間,我嚇傻了.
第二個過彎時,我被她狠狠摔出去,
撞到場邊木製護欄,
剛好脖子和左手腕靠上護欄頂,
還好左手檔著,不然可能頸子就斷了.
結果是左手腕骨裂開,脖子喉結下方的皮也裂開.

落馬後教練和一個職業是護士的學員過來,
當時只覺得左手和胸口很痛,
但從她們表情和起來傷口應該滿糟的,
護士很專業的要測試我是否還清醒,
問我兩個問題,
一是美國總統是誰,我還知道是柯林頓,
一是今天幾月幾號,我出門時也只記得是星期六,
也只記得是三月,但忘了是幾號 -_-'''

後來去醫院急診,
進門後就躺上個病床,
然後被送往不同地方作不同的檢查和傷口處理,
從這一站推到下一站,都會換不同的醫護人員,
我也都在同一張床上,
只是人員換來換去地方移來移去,
我注意到一個全身穿黑色衣服的人,
他從我進急診室到最後一站就一直跟著我,跟著我的病床,
從頭到尾也沒有任何人和他交談,
好像沒有人知道有這個黑衣人的存在,
那時侯我腦子立即浮現的是尼可拉斯凱吉的X情人,
劇裡他是天使,也是全身黑衣裝扮,
待在醫院裡等著帶往生的人離開,
那時侯雖然我意識清醒,
不過我真的有點擔心.

最後一站是醫生要幫我綘合脖子傷口,
上麻針後醫生用塊布把我臉蓋起來,
雖然不會痛,可是每一針穿透皮肉時都會有感覺.
縫完後醫生把布拿開,
神奇的是那個黑衣人就不見了.
我問醫生"剛剛旁邊是不是有個穿全身黑衣服的人?"
醫生說有啊,他是來實習的.
靠,難怪不用穿醫護服,
難怪從頭到尾跟著一個病患走,
難怪從頭到尾沒有人跟他說話.
我要離開時,他還在急診室,
我還跟他說"你剛剛真的嚇到我了".

好奇心殺死一隻貓,
好奇心也可以讓馬把人狠狠甩出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ukli 的頭像
moukli

el moukli

mouk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